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萬德智新董事長屈皓錕接受武漢經濟廣播《創客先鋒》欄目專訪

來源:萬德智新  作者:武漢經濟廣播電臺《創客先鋒》  時間:2016/5/23 14:58:09

4月19日晚,萬德智新董事長屈皓錕應邀到武漢經濟廣播電臺,接受了《創客先鋒》欄目組的專訪。

創新創業的浪潮從去年初開始席卷全國,在眾多城市遍地開花。正如璀璨的燈光,穿透夜色,從硅谷到中關村,和此時的武漢遙相呼應。敢為人先的武漢人,這次牢牢抓住創新創業的契機,積極融入“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等國家戰略,打造全球創新網絡的重要節點城市。

其實,在武漢這座城市,創新和創業從未停止過。3500年的歷史,中國最早的對外通商口岸之一,中國最早的現代工業,互聯網大潮中昂首闊步向一線城市邁進,每個時代都涌現出勇立潮頭、敢為人先的開拓者。屈皓錕就是其中的一名。

    窗外高樓林立、霓虹閃爍、車水馬龍。在安靜的直播間里,屈皓錕董事長在和主播小魚的輕松愉快的交談中,回憶起自己的創業創新之路。

以下是采訪實錄文字版:

魚:歡迎回來,這里依然是武漢經濟廣播正在為您直播的《創客先鋒》,歡迎各位繼續進入到我們的創業者說環節,我依然是在電波前守候大家的主持人小魚,今天做客我們創業者說的嘉賓是來自于武漢萬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漢市智新通公共服務平臺首席服務官屈皓錕,屈先生,歡迎,屈董也給大家打個招呼。

 

屈:各位100.6的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屈皓錕,萬德智新的董事長,洪山創客的投資人。

 

魚:正好借著屈總在介紹自己的同時,我也給大家詳細地介紹一下屈總,屈總是中國民主建國會會員,民建湖北省委企業委員會委員,武漢民建企業發展促進會理事,湖北省互聯網服務行業協會會長,湖北省軟件行業協會理事。屈總還擔任了荊門商會的副會長,作為武漢大學和“洪山創客”創業導師,一直指導和幫助大學生創業。屈總于2000年1月,創辦了武漢萬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湖北省領先的互聯網綜合服務商。歷經16年持續經營,在13年11月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成功掛牌,正式登陸“新三板”。屈總頭銜很多啊,其實我覺得頭銜代表的是一個人的經歷,有這么多年的創業經歷,應該可以跟我們分享的很多,F在我們首先請屈總跟我們介紹一下,萬德智新目前的主營業務是什么?

 

屈:萬德智新是一家專業的互聯網綜合服務商,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我們主營的有智能建筑工程、智能交通、森林防火、國土資源等智能監控、光電子設備制造、信息化公共服務平臺以及互聯網大學生創客平臺等項目。

 

魚:這么多的項目,其實剛剛也給大家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屈總的經歷,而且您剛才也提到了萬德智新是一個專業的互聯網綜合服務商,它涉及的項目很寬泛,但是從2000年一直到現在,您一直是緊跟互聯網包括智能化的發展趨勢,在那個時代、那個年代,互聯網其實還并沒有特別的普及,還沒有像現在發展得這么高速,您當時是怎么去看到這一塊兒的發展前景的?

 

屈:這個還是有一定的歷史淵源,因為我92年就南下,一直在廣東、深圳一帶打工,那個時候接觸IT的信息量是比較大的,97年回武漢的時候就直接進入了網絡領域,這么多年一直堅持在這個領域。

 

魚:但是作為很多人的想法,在那個年代,去到了沿海城市,可以說發展的勢頭包括機會也應該是很多,而且再說得現實和通俗一點,在沿海城市的收入也相對內陸城市、二線城市來說也是更加地高一些,您當時為什么選擇了又回到了武漢?

 

屈:這里有一個故事吧,因為我是95年生的大女兒,96年的時候他們搬到了武漢,我夫人不太適應南方的氣候,我聽心理學家說,女兒如果在兩歲左右的時候如果跟父親沒有很好的互動、沒有很好的交流的話,她未來成家的時候會跟她的老公會有障礙,所以我就覺得我那邊即便是副總的職位我也得放棄。

 

魚:天吶,當您的女兒太幸福了,考慮到了女兒未來發展的原因,所以為了家庭、為了親人,哪怕是再好的機會、再好的職位可能您在權衡之下還是決定放棄然后回到家人的身邊,回家鄉來發展,回到武漢是您重新開始么?

 

屈:對,回武漢才開始介入IT行業。

 

魚:那等于是從零開始,那個時候起步還是蠻艱難的。

 

屈:那個時候我住在黃陂,我每天在路上得四個小時。

 

魚:就往返公司到家的時間,4個小時。

 

屈:在街道口上班嘛,我找的深圳的新地網絡,是全中國第一家做全國網絡分銷的一家公司。

 

魚:可以算是您生活上的困難,比如說4個小時往返就在路上,那一路上您應該是一邊工作然后一邊趕路,當時狀態是什么樣子的?

 

屈:當時他們招我的時候就覺得,第一你有經驗,第二你有壓力,生存的壓力啊,所以我每天幾乎是第一個到公司的,因為我們不能遲到,所以一般我們八點上班,七點半我就趕到公司了,往往回到家大概是八點左右吧。

 

魚:雖然說這么辛苦,您卻覺得非常地有干勁,非常地有沖勁,您當時看中了什么?

 

屈:第一個是要為家人拼嘛,第二個畢竟出去闖蕩了五年,也不能讓我們原來的同事、原來的工作單位把我們給看扁了。

 

魚:我出去過我就應該混出個樣子來,讓你們看看,這算是支撐著您的一塊(力量),然后呢?

 

屈:應該還是有這種光宗耀祖的動力在里面吧。

 

魚:后來發生了一些什么樣的變化,您是89年畢業就一直在這樣的工作狀態,一直到2000的時候您創立的萬德智新。

 

屈:實際上我們在99年就開始注冊經營部,就是個體戶嘛相當于,因為受制于資金的限制,所以我們是到2000年正式注冊的公司,實際上創業應該是在99年初。

 

魚:可是一開始您回來的時候,您可能首先是為了生存,這是最起碼的,我首先要活下來我才能夠干其他的事情,然后是什么樣的契機,讓您決定不再給人打工,要自己創業?

 

屈:最初的緣由是因為我的堂弟和表妹,他們在武漢工作是我解決的,但是他們同時失業了,因為他們文化水平都不是很高,所以我一直在跟我的員工講,我說我們最開始是家族創業,我們是五位家族成員,為了大家有口飯吃,我帶著大家一起來創這個業。

 

魚:有共同的目標,有共同的理念,而且說實話家族創業相互之間也更加地彼此親信,方式方法、理念想法相互之間也是比較熟悉了。

 

屈:這樣有兩點,一個是低成本。

 

魚:這是最關鍵的我覺得。(笑)

 

屈:第二個就是穩定性,任勞任怨嘛,為自己干。

 

魚:而且會很忠誠。

 

屈:對,所以我在2000年注冊公司的時候,我們幾個創業的人就全部股份化了,所以我們從2000年開始就是一個內部股份制的公司,這是我在廣東沿海幾年學到的企業經營的可以說是比較超前一點的做法。

 

魚:開始那個時候好像沒有所謂的有關于創業的概念,您當時是怎么想的,有沒有去做過一些相關的分析,包括數據分析、市場前景的考量或者預測,然后您才做的這個?

 

屈:應該說沒有,我在廣東的時候曾經考慮過,就是儲備了一些工商的知識,就是公司注冊啊、公司管理啊這方面還是做了些知識儲備,但是真正創業的時候是機緣巧合的,因為我所在的那個——當時叫時代網絡武漢分公司,突然關門了,就面臨選擇,一個是繼續去大公司做銷售經理,另外一個就是選擇帶領這幫弟兄自己來做,所以最后決定還是自己闖一闖。

 

魚:那個時候為什么會考慮到做互聯網,您是從做互聯網開始的對么,那個時候就考慮到走互聯網這條路,您會覺得很有發展很有前景,當時是怎么看到的?

 

屈:從97年回來開始做的時候,這個敏感度還是有,人們的工作習慣和生活習慣已經電腦化、網絡化,很明顯的趨勢,加上2000年的時候,特別是美國的互聯網已經開始有一個泡沫化了,所以我們借鑒人家的成功道路,中國未來肯定是一個互聯網化的。

 

魚:所以您這個時候就拉攏弟兄們、拉攏親戚朋友就開始干,當時大家的水平會不會有一些參差不齊。

 

屈:差異很大,因為有小學畢業的、初中畢業、高中畢業的。

 

魚:您剛剛也介紹過,您的表妹一下兩個人同時失業,您也會考慮到這樣一個問題,其實做互聯網我覺得對于自己自身文化底蘊的要求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高的,您當時面臨的身邊這些一起干的弟兄們,包括親戚們,他們文化方面的差異給您帶來的困難,您當時是怎么解決的?

 

屈:第一是公司在組織學習,第二要求他們自學,我現在的總經理就是我當年的表妹,包括上總裁班啊,在工作的過程中不斷地去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我覺得只要你有用心,我們是可以去學習到新的東西的,所以這也是我們這么多年在不停地學習、不停地改變的,因為互聯網技術革新太快,所以我們在持續地學習的過程中。

 

魚:該考試得考,該拿證得拿,不拿回去打板子,必須得拿到,不光是對公司其實對自己也是非常有幫助、有好處的。

 

屈:個人價值的提升也是同時的。

 

魚:除了兄弟們、親戚之間文化的差異,這樣一個困難之外,整個公司在初創、成長這一路上有沒有碰到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一些困難,當時您是怎么去化解的?

 

屈:困難應該說還是有比較多的點吧,包括我們去外地拓展市場,這種曠日持久的訴訟,因為他找各種理由拒付,像小公司嘛,他有一兩百萬拒付給你,你就覺得已經是巨大的一個包袱了,曾經也帶來一些困惑,但是也隨著我們各方面管理技能、各方面經驗的積累,我們也依靠團隊的力量一個一個來化解。

 

魚:當時您都遇到過哪樣的一些困惑?讓您覺得很糾結的?

 

屈:其實最大的困惑還是在于我們作為民營的小企業,它的融資是最大的難題。

 

魚:融資是很多中小微企業他們面臨的困難。

 

屈:所以我加入民建,因為民建是一個企業家的群體,我們也是希望透過這樣一些組織來尋求融資方面的支持,但是實際上還是一直受制于資金方面的約束,所以我們也沒能很快地抓住高速發展的機會,直到國家開放新三板,所以當時這個消息一傳出來,我們就立刻決策,上,一定要上。

 

魚:敏銳地抓住了這個機會,一定要上,當時整個過程什么樣的,跟我們詳細來聊一下。

 

屈:因為當時是在12年做這個決策,我們當時已經有12年的時間了,我們也有一定的體量,但是這種不規范的各個方面,包括流程,包括內控制度啊,包括人力資源啊,都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所以我們花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時間去做整改,這個是非常痛苦的過程,你要去改變習慣,不光是我自己要改變習慣,而且我們整個公司的團隊都得改變習慣,所以也有些人接受不了這種改變,這個過程里頭尤其是像觀念的部門,像財務部門,就差不多快逼瘋了吧,我們財務總監曾經都說干不了了,受不了了,天天加班天天加班。

 

魚:后來您怎么去扭轉的這樣的局面,做了哪些工作?

 

屈:第一個我們是尋求了外部的資源,也就是我們請了專業的公司來協助我們,幫助我們來整改,就是花了一定的成本吧,第二個因為那個時間,包括我們的審計公司都給了我們很大的支持,因為那個時候是一個比較稀缺的,就是券商還是求著你去上,在那個時間點,所以那個時間點選的很好。

 

魚:面對這樣的困境的時候,包括您剛剛說到的財務總監,有所動搖的想法,我相信可能不止他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

 

屈:我們也只能給關懷了,我們跟他們一起來拼,言傳身教。

 

魚:除了言傳身教之外,有沒有采取一些比較有效的措施?

 

屈:因為他本身也是我的股東,包括我們的核心財務人員,我們后來做了些股權方面的獎勵。

 

魚:然后慢慢的他們就發生了一些變化,看到了一些起色。公司是在13年的時候成功上市了新三板,屈總您覺得公司在上市之前和上市之后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屈:上市之前我們融資這一塊兒就不用多說,剛才已經講過,在經營上,特別是小企業要留住人才的話,沒有太多的手段可用,雖然我們采用了內部股份制,但是畢竟是分紅的機制,所以真正一些比較有能力的人才他會選擇去更好的平臺去發展,就是在人才上會碰到天花板,另外一塊就是我們中小企業規范式的管理,因為一旦規范成本就會迅速上去,所以在管理上存在一些不規范或者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上市之后人才的天花板是打開了,你可以用期權啊股權。糇∪瞬牛,包括有更廣的市場,我們去年就做了兩個并購,就需要輸出團隊,他們有更廣闊的施展空間,這樣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起到特別好的作用,因為說實話,像我們這種高科技的公司,他主要拼的就是團隊,拼的就是人才,另外一塊兒直接對接資本市場以后,我們遞增了兩輪,我們去年加前年融了兩千多萬進來,然后銀行的授信有一千多萬,可以說非常地解渴,我們可以放開手腳去打造我們的核心技術、核心競爭力。

 

魚:不去考慮資金方面的問題,我可以一門心思地去主攻我的項目、技術,包括去招攬人才,把主力軍壯大起來。

 

屈:同時還可以依托我們現在的股權架構,做并購,因為銀行它也有這種并購基金,投行也有并購基金,可以迅速地壯大體量,通過團隊或者技術或者專業的并購,讓我可以跑起來,原來只能一步一步地走,就是自己積累自己投資,緩慢的過程,現在就是插上了資本的翅膀。

 

魚:有很好的營養補給了,可以去放開了展翅高飛。

 

屈:同時政府給你的一些關懷,因為你跟它交的稅越來越多嘛,像我們去年就交了四百萬的稅,我們比前年翻了一番還多,社會效應也產生了。

 

魚:其實這是一個良性循環,雙贏的局面。

 

屈:當然從我們未來戰略上來講的話,我的選擇性更大,包括我們投資這個公共服務平臺,就是“互聯網+”的轉型升級,包括我們投資洪山創客,這都是在我們有一些政府支持加上我們對接資本市場這樣一個有利的條件下,才可能去往這個方向演進的。

 

魚:其實前景更好了,把您未來的市場給打開了,包括這條路會更寬泛了,選擇更多了,你對于未來的資本市場怎么看?

 

屈:對我們新三板市場是非常有信心的,因為美國的納斯達克是我們的一個成功樣板,馬上五月一號以后就進入了分層的實質實操階段,萬德智新這一次應該是可以進入創新層的,當然我在這里說還只是說它按原有的標準,我們是符合的,我相信國家把資本市場的建設已經寫入到“十三五”的規劃里頭去了,它已經形成了一個國策,所以我們是信心滿滿。

 

魚:萬德智新未來有一些什么樣的動作,在掛牌新三板之后?

 

屈:我們今年的目標就是進創新層,然后在18年,我們是希望我們的營收可以超過2.5個億,我們的利潤可以超過兩千萬,未來如果能夠轉板的話,我們的夢想是能夠轉創業板。

 

魚:希望這樣的夢想會在不久的將來得到實現,其實在剛剛我們介紹屈總的時候,大家有注意到屈總還有一個頭銜,他也是現在很多大學生創業者的創業導師,那就證明屈總在做好自己項目、公司的同時,也在致力于幫助、扶持大學生的創業,特別想讓您聊一聊,您在做這樣一件事情的時候,我們的年輕創業者給您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屈:我是60后,90后他們的這種敏銳,或者他們有時候迸發出來的互聯網的那種激情,是我們有時候不是很能理解的,我女兒就是95后。

 

魚:剛想說您的女兒就是90后嘛,畢竟還是有代溝的。(笑)不說代溝,至少90后他跟60后也好、70后也好、80后也好,他都有著完全截然不同的他們的一些觀點和想法,而這樣的一些想法可能是非常閃光的點子、非常敏銳的靈感可能也是我們60后、70后、80后沒有想到沒有發現的。

 

屈:對,我就發現他們這一代人因為生活在物質比較富裕的時代,所以他們很少有那種包袱,生存的包袱,像我們都是窮孩子出身,那種根深蒂固的包袱,所以他們想問題或者思考問題的時候,他們會非常輕裝上陣的感覺,他們是可以海闊天空地去想。

 

魚:就是什么都不用管,沒有包袱。

 

屈:應該說幾年前就在開始研究,因為我們未來的員工主要是以90后為主,所以我是跟我的女兒保持非常密切的溝通,雖然她在美國,我們每天要求她寫一封日記給我,然后有什么問題我們及時地就會視頻去聊。

 

魚:其實這樣的做法您也放在了您幫助的這些學生身上。

 

屈:對,我就是希望很深入地去了解他們的思想,他們的那種思維模式,然后我們怎么去做洪山創客,我們怎么去幫助到年輕的大學生,幫助到我們公司的這些新進的年輕的員工。

 

魚:像您的洪山創客也是主要針對于大學生創業么?

 

屈:對,我們是完全面向在校生來做的創客平臺。

 

魚:我知道今天您也給收音機前聽眾朋友,給我們廣大的創業者,包括您的團隊也送了一首歌,對吧,這首歌的名字叫作?

 

屈:《朋友》

 

魚:為什么會選擇這首歌,是想對他們說些什么?

 

屈:人生很短,我們能夠交一些知心的朋友,一起去同甘共苦,去經歷風雨,去經歷彩虹,讓我們的人生變得有依靠,變得豐滿,這就是我想送給所有聽眾朋友的,一個我心中的禮物。

 

魚:其實我覺得不光是送給聽眾朋友,包括和您一塊兒攜手走到今天的那些創業的伙伴們,您的家人,還有跟您一塊兒經歷過風雨、經歷過彩虹的公司團隊的小伙伴們,包括您現在正在幫助和扶持的這些年輕的大學生創業者們,我覺得都是非常有幫助的,除了這一首歌,除了您的祝福,還有您今天所有跟他們分享的這一切,我覺得都是他們這一段創業道路上難能可貴、很難去碰到的人生經歷和感悟,也再次感謝屈總來到我們節目當中,也非常感謝我們今天收音機前的各位聽眾朋友們的守候,今天分享了這么多,我們也是收益良多、獲益匪淺,所以大家如果還有更多想說的、想聊的,有什么樣的問題要反饋給我們的這些創業者朋友們,也歡迎大家加入到我們的互動群:387473308當中,好了,今天的節目就是這樣,感謝各位的收聽,明天晚上同一時間,八點到九點,我們再會。


Copyright 2021 武漢萬德智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鄂ICP備12013216號-1
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